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老人报—枫网的博客

我们提供最全面的老年信息,给你最多的同龄朋友圈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湖南快乐老人产业经营有限公司是中南传媒全资子公司,目前旗下拥有全国发行量第一的老年类媒体《快乐老人报》,新创刊的老年类期刊《活到100岁》、美时美刻国旅,快乐人生出版社以及即将全新改版的枫网(www.laoren.com)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岳父也是爹,岳母也是妈  

2012-02-10 10:21:47|  分类: 老人话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人都有双重父母。作为女婿,自古有“半个儿”之说。初始相处,或许曾有过试探,或许还曾有过隔膜。相处久了,我们就会发现,其实,这半个儿,在岳父岳母心中从来都跟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。有人说过,每次写父母,笔都是跪着的。而有一种回忆,也是以这跪着的姿态,叙述着过往的点点滴滴……

真诚

结婚前岳父“劝”我退婚

360截图20120209145050953.jpg

柴斯木岳父母一家人50年代初在运城的照片。

1968年经过一个亲戚保媒,我与妻子丽萍订婚。那时,我是大学生,妻子是农民。但我的处境很不好,是作为“黑五类”在学校挨过整的人。

1969年8月我们结婚。结婚前,岳父和我深谈了一次。那次,我去看他,他把我叫到一个小屋,先是盯着我不说话,接着微微一笑说:“今天我们谈一个严肃的问题。你们就要结婚了,你可要想好啊。你是大学生,丽萍是农民。我的历史也有问题。这些都会影响你的前途。要不,你们现在退婚也不迟。”他说这段话是诚恳的。我说出我的想法,并说结婚后我会很好地待他的女儿的。我也是诚恳的。

岳父从没有当面表扬过我,但我有一点进步,他都是很高兴的。1985年,山西师大书法学社在临汾铁佛寺搞了一次全校的书法展览。一个星期天,我们一家陪着岳父岳母去看展览。岳父在我参展的作品前站了足足有四五分钟,然后看了我一下,轻轻地说了一句:“这幅字写得还不错。”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表扬我。过了几天,他和岳母回老家了,又过一段,我父亲来临汾住。父亲对我说,他有一次在县城见到了我的岳父,岳父说起了这个展览,并对他说:“建国的字写成了。”听到我岳父还在父亲面前夸我的字,我当然是很高兴的。

1986年8月下旬,我和妻子回家去看他和岳母。下午,我们向他告了别后,都走到院子里了,他却在屋内一直没有出来。岳母说:“孩子们就要走了,你咋慢慢腾腾的还不出来?”我们折回屋去,一看,他正弯着腰把手伸进门边一个大衣柜的最底层,在摸索着什么。他的脸涨得通红,连声说:“等一下,等一下嘛!”我们只好等着他。摸了一会,他说:“有了,有了。”

我们一看,原来是两盒阿诗玛牌的香烟。他把这两盒烟递给我,说:“你抽烟多,拿去抽吧!”阿诗玛烟在那时是很好的烟,不是一般人能抽得上的。我接过香烟,心里一阵激动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我知道,他从不会买这么贵的烟的,这两盒烟,还不定是谁送给他的呢!

岳父也是个抽烟的人,岳母偶然也抽一两支,可他却一直给我攒着。连抽烟这样的小事,他还惦记着我!(山西临汾  柴斯木  66岁)

善待

“逼”着女儿嫁给我

我高中毕业那一年,因几分之差没有考上大学,这不但对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,对我未婚妻的触动也不小。一个身患残疾的人(小儿麻痹后遗症),怎能承担起艰苦的重体力劳动?为此,她陷入了痛苦的选择之中。

关于这一点,我不怪她,也能够想得通。但出乎我意料的是,当她父母得知她想与我解除婚约时,软硬兼施,使她和我重归于好。我要感谢岳父岳母,他们不仅给了我幸福的婚姻,还给了我生活的勇气和希望,如若没有他们的宽厚胸怀,我真不知道我后来的人生是怎么个走法!

人常说,一个女婿半个儿,可我却愧对这一称谓。而今,岳父岳母已迈入80多岁的高龄,我曾想将二老接到城里和我住在一起,好让我与妻尽点儿孝心,可他们说啥都不同意。隔段时间,岳父会来城里看外孙和外孙女,我和妻想留他多住几天,他就是不肯,有时还想方设法偷跑回家,让我既好气又好笑。我知道,他不是住不惯城里,而是在尽量减少我们的负担。(陕西丹凤  刘丹影  51岁)

接纳

结婚没房女婿住在岳母家

360截图20120209145011640.jpg

1983年董久康的岳母、妻子和女儿合影。

1972年,当我第一次踏进岳母家门时,岳父已是一个体弱多病的老人,岳母忙里又忙外。大妻姐的女儿和儿子,是岳母带大的;岳父1981年去世后,岳母又给我家和老五家看孩子。

我结婚时户口不在哈尔滨,没有钱也没有房子,全部家产一辆自行车就可驮走,也没有聘礼可下,更没有能力办婚宴,但岳父岳母还是把女儿嫁给了我。结婚时没有房子,就让我住在他们家。岳母对我比对她自己的孩子还要好,我在东北穿的第一双皮靴是岳母给我买的,新棉袄棉裤是她给我做的。每次我回上海,岳母都给我家准备礼物,并到火车站送我;每次我从上海回哈尔滨,她都要到火车站接我。1981年我工作调动回到了哈尔滨市,但经常出差。1985年到1988年我在肯尼亚工作,三年不允许回家,但我丝毫没有后顾之忧,因为有岳母在,我一百个放心! (黑龙江哈尔滨  董久康  58岁)

感恩

三个岳父让我不缺父爱

我还在读小学时,母亲就给我找了第一个对象。我父亲去世早,这个准岳父把我当儿子一样的疼。晚上睡觉,他怕我冷,把我夹在他的胳肢窝里。

我高中毕业回乡,第一个对象已远嫁他乡,我也有了第二位岳父。那时农村修房子买不到檩子,市场又不允许木材交易。在一处小山村,有村民偷卖檩子。每当我扛着100多斤的檩子走完下坡路,要爬最后一段上坡路回家时,他总会在那里等着我,接过檩子气喘吁吁地背回家。他白天在生产队挣工分,夜晚帮我扛檩子,真够辛苦的。

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后,有了现在的妻子。那时经济十分拮据,岳父给了我很大支持。有一年,我小舅子给他买了一段涤纶布,当时算名贵布料,他舍不得用,送给了我。我缝制了一件衣服,穿了好多年。

由于一些变故,前两位并没真正成为我的岳父,但都一样给了我父爱。(重庆  谭定安)

牵挂

顶着压力看望“反革命”女婿

1966年,我同爱人成亲时,母亲已经去世,家里留下我和爷爷、父亲三条光棍及年仅13岁的妹妹。岳父岳母没有嫌弃我的家境穷困潦倒,不仅没要一分钱彩礼,反而为我置办了衣物被褥,打发内弟送爱人到我的单位。

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身为县委常委、组织部长的岳父被打成“走资派”关进牛棚;大内弟因此得了羊痫风,后来发展成神经病;几个小的又都上着学,岳母就成了家里唯一的劳力,既要照顾一家的吃喝拉撒,还要到生产队出工。就是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,我家老二出生时,岳母还坚持要我把老大给她送去,照护了几个月。

“一打三反”中,我被无故打成“现行反革命”,一审查就是5年。岳母见人就打听我的消息,还顶着压力到“学习班”看我,叮咛我凡事想开点,只怕我有个三长两短。1972年,我染上了肝炎住院,岳母赶回来看我,红糖非常紧缺,她一下子为我弄来3斤。后来才知道,那是岳母求爷爷告奶奶求下的,是她从自己和孩子们口里抠出来的……

2001年3月,我爱人因病去世。老人家承受着巨大的丧女之痛,想得最多的,却是我和孩子们,催促我再成个家找个伴……当我把对象领到她的病床前看她时,老人家喜笑颜开,拉着手嘱托:“我把女婿和外孙交给你,我放心了。”(山西垣曲  元雨)

慈爱

“顺路”看我们总是送肉留钱

岳母是个没有文化的城里人。我结婚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。第一次走丈人家,岳母就没让我感到生疏,好像我早已是家里的一员。

刚结婚那会儿,由于工作没几年,工资低、没积蓄,自己能置办的新婚家当也就是锅碗瓢盆、一辆自行车和一张木质双人床,是岳母省吃俭用给闺女陪嫁,填补了新房寒酸的空白。结婚成家了,人情世事让我们这个小家庭负担不小,加上每月的工资还要拿出一部分寄回农村老家替父母还债;特别是随着女儿的降生,日子过得就更加清苦。

那时候年轻气盛,有难处自己克服谁也不说。妻子回娘家的次数锐减,怕空手回家难看。不知是“十指连心”的亲情传递,还是怕闺女跟我受罪,哪一次岳母都会及时出现,或是气喘吁吁地提着鸡鱼肉蛋来,说是顺路看看;或是说不知道外孙女喜欢什么,放点钱买玩具。此时,我既感到眼里发涩,又体会到岳母实心实意的温暖!

岳母帮衬人的方式也很特别。她听到哪个儿女有难处,总会慌着拿出多年省下来的那点积蓄,偷着往包里放钱。当困难户发现来路不明的“外财”,返回来反复追问,她绝对不承认是自己所为。有时她老人家也会失手被当场抓住,刚说一句不能要,就急得岳母铁青着脸说气话:“你不把钱接着,我这就撕它。”并迅速拉出真撕的架势,逼着儿女就范。后来,我家在买房时,不知怎么跑风漏气让岳母知道了,也是这样被“逼”着接受了她的帮助。(山东邹城  王友卓)

宽容

为我守住出轨秘密

岳母生于1930年,一生性情开朗,识大体,顾大局,做人做事颇有风范。我在婚后,工作事业上遇到挫折时,岳母也极力做好我妻的思想工作,在工作和生活上给了我极大的鼓舞和支持。但有一件事成了岳母心中的秘密,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我。

那年,我的独生儿子正在上学前班,妻上长白班,中午不回家。那也正是我事业如日中天之时,有一天,我竟鬼使神差地带了一年轻女子回到家中。哪知那天中午我俩踏进家门时,一眼看到岳母大人正坐在沙发上与我那儿子玩游戏。当我们八目相对时,大家都不知所措。还是岳母先说了话:“小陈,回家来了?亚亚生病没去上学,我到这里来照顾他几天。”气氛缓和下来后,我那小女友却不合时宜地做出一些暧昧动作。但岳母对此视而不见,还说下午去买点好菜大家吃餐晚饭。

我识趣地喊上小女友出门了,并且很快送她上了出租车走了。我心绪忐忑地回到家里,岳母却若无其事地给我说起小外孙的趣事,丝毫不提刚才的尴尬事。待妻下班回家,岳母在晚饭时也一味强调,要妻理解我,说我在外地工作如何如何辛苦,要多给予体谅等等,照样不说中午之事。从那以后,岳母慈祥宽厚的胸怀一直在我的脑海中,直到今天,我再也没犯类似的错误。(贵州贵阳  陈斌)

更多老人资讯、老人新闻等欢迎点击访问快乐老人网   www.laoren.com

该稿件为快乐老人报稿件,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快乐老人报快乐老人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