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老人报—枫网的博客

我们提供最全面的老年信息,给你最多的同龄朋友圈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湖南快乐老人产业经营有限公司是中南传媒全资子公司,目前旗下拥有全国发行量第一的老年类媒体《快乐老人报》,新创刊的老年类期刊《活到100岁》、美时美刻国旅,快乐人生出版社以及即将全新改版的枫网(www.laoren.com)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包产到户先锋”的愁苦晚年  

2012-03-20 10:41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“包产到户先锋”的愁苦晚年 - 快乐老人网 - 快乐老人网的博客

昔日驰骋沙场的硬汉如今已近垂暮,拍照时,刘湘庭老人将勋章郑重地佩戴在胸前。


    本报3月1日秘闻版以《湖南一村庄秘密单干比小岗村早17年》为题,讲述了隆回县羊古坳乡雷锋七队队长刘湘庭,在1961年推行分田到户秘密单干直到全国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事情。17日,本报记者赴隆回与刘湘庭面对面交流,目睹了其晚年生活的窘迫和无助,而当年壮举正是窘迫和无助出现的直接原因之一。(文、图/本报记者贺银河)

    1 听说要遭批斗连夜出逃

    秘密单干刚开始时,刘湘庭并不是没有担惊受怕的时候。

    单干实行的第一年,秋收后,一些好事者发现雷锋七队的队员竟然偷偷把稻谷带回家。这还了得!搞资本主义的单干。大队、公社很快把“头头”刘湘庭揪了出来。公社书记亲自给他上教育课,刘湘庭不怕,还给书记上教育课,认为“分田到户会是以后的方向”。公社书记没法,挥手让他回去再想想。刘湘庭回家想了一晚,坚持初衷。

    刘湘庭“顽固不化”的事传到区里后,区公所领导大怒,趁着一次开全区生产队长大会的机会,决定批斗刘湘庭。大会第一天,区领导要刘湘庭发言谈工作,刘湘庭大谈分田单干好处,听得区领导大骂他“不跟党走”。晚上,一个与他有点交情的公社干部悄悄告诉刘湘庭,“明天区里就要批你了,要斗6天”。刘湘庭急了,连夜逃到隔壁乡镇一个亲戚家躲了10天。悄悄回家后,刘湘庭决定采取瞒天过海的方式,把分田到户坚持到底,即摒弃“各耕各种”,集体上工,集体收割,只是要“交足国家的,留够集体的,剩下的都是自己的”。这种方式,一直坚持到全国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。

    2 抗美援朝英雄称号起作用

    表面是集体化,本质仍是单干,刘湘庭接着又被批斗过多次,但他毫不退缩,最终,大队和公社都无可奈何,而雷锋七队自单干后,从没向公社要过救济粮,完成上交任务又最积极,让公社在“恨”时又“爱”,最终网开一面。不过,刘湘庭敢如此对着干,还得益于其特殊身份——抗美援朝英雄。

    1949年,年仅17岁的刘湘庭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,1952年赴朝作战,参加大小战斗60余次,有一次连续刺杀6个美国鬼子,荣立一等功。每当大队和公社干部威胁刘湘庭,要抓他去坐牢时,刘湘庭就搬出自己的过去:“我当兵是为什么?是为保卫祖国,也是为全中国老百姓过上好日子。我现在这样做,队员过上了好日子,我错在哪?”他一边说,一边把自己在部队得到的近10枚勋章亮出来,其中一枚的图案是毛主席像,“毛主席打江山就是为了老百姓过得好,我只听毛主席的话,毛主席不要我搞了,我才不搞”。

    在雷锋七队搞分田单干后,队员火红的生活让其他队眼红,邻近一个生产队也搞了起来,可是,几轮批斗下来,队长就挺不住了,他只是一名普通共产党员,听说再搞就要坐牢,他吓坏了,于是一切回归原样。

    3 担心自己被当作兵痞批斗

    上世纪70年代末,全国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时,安徽小岗村因当地领导的重视和媒体的宣传而名冠天下。然而,比小岗村提前17年实行分田单干的刘湘庭却一直默默无闻。

    当地村民曾劝过刘湘庭向上面反映一下当年的壮举,兴许能在政府部门谋个差事,但刘湘庭没去。他觉得自己只读过几年小学,没文化,给个官也当不好;而且,他想着自己当年被骂作过“兵痞”,如果向上面反映自己当年的事情,上面的人知道了,以后会不会再来一场运动,把自己揪出来斗?

    那时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:刘湘庭从朝鲜战场活着回来时,政府本来安排他进县兵务局工作,但刘湘庭想想好多战友都死了,自己怎么能当干部享福,就选择回家务农;正是如此,刘湘庭认为再当干部,对不起死去的战友。

    4 两个儿子一直对他爱理不理

    刘湘庭分田单干,影响了两个儿子前程。

    “文革”期间,刘湘庭的两个儿子高中毕业后,到了参军年龄。踊跃参军是那个时代的特征,也是广大青年的理想。可是,刘湘庭的两个儿子去公社报名时,公社一个负责征兵的干部断然拒绝,“你老子搞资本主义,你们别想去当兵”,并当场骂刘湘庭是“兵痞”,搞分田单干还要摆英雄架子。

    儿子因老子受牵连时,刘湘庭没有站出来,他不想去说理。他觉得,自己搞分田到户是为全体队员,是公事,而为儿子去与公社干部理论,那就是私事。如此,两个儿子参军不成后,一直怪父亲分田到户的举动断送了自己前程,对父亲爱理不理。

    现在,两个儿子虽年近六旬,但依然对过往耿耿于怀,父母的一亩多责任田,他们没有帮忙耕种,任凭年近八旬的父母晃着颤巍巍的身子打理。“儿子们都与我有仇,我也不晓得是哪辈子作的孽!”刘湘庭说着说着,声音哽咽,眼泪和鼻涕一起流出。

    5 后悔当初自己不愿当干部

    现在,刘湘庭和老伴还住在一座有30多年历史的木房里。房子里没有件像样家具,没有家用电器,连台黑白电视机也没有,只有老鼠窜来窜去。

    目前刘湘庭夫妇的主要经济来源,是政府发的每月300块退伍军人补助。他这几年多次申请低保,可都没有被批准。刘湘庭患有坐骨神经病,也有严重胃病,因为没钱,他没有去治疗,痛得不能忍受了,就买点止痛片吃下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当年搞秘密单干的行为,刘湘庭说自己不后悔,毕竟走这条路没错;只是想起时下的窘迫,他说自己“心里还是不舒服”。现在很多时候,他对自己当年没有进县兵务局当干部的行为表示后悔:“那时进去了,现在肯定生活在城里,哪用得着吃这个苦?”转瞬,他又说:“不过去兵务局当干部,这个分田单干的事,也就不会有了。”在他心里,分田单干是与抗美援朝相提并论的事。

    链接

    那些先锋们的命运

    其实,在小岗村实行分田单干时,全国还有不少地方已实行过这种方式,从公开资料看,没有哪个地方像雷锋七队那样坚持那么久,而那些牵头实行分田单干的改革者,命运也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吴明玉:四川芦山人,1956年在公社工作时在全国首次提出“土地包到户”,却没实行就被打成“右派”,理由是“攻击合作化道路”。之后20年,他又多次遭到不公正对待,直到1979年才“平反”,被安排到一个银行工作。现居芦山。

    李云河:1956年,时任浙江永嘉县县委副书记的李云河,开全国之先河在该县试行包产到户,1958年被打成“右派”,“包产到户”试验停止。之后,李云河接受劳动改造20年,“平反”后出任浙江省农村政策研究室副主任,1998年因病去世。

    孙炳新:1978年初,山西闻喜县南郭村第三生产队队长孙炳新在生产队秘密实行包干,遭受批判时恰逢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,全国从上到下都学习“解放思想”,他搞包产到户成了先进。之后,他担任过南郭村的村主任,现仍在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